​马云神话该破灭了
(更新日期:11/9/2020)
作者:陈先义(北京)

这几天,马云的名字不仅上了热搜,而且空前的热闹。本来马云就是一个风云人物,但是,这几天的热闹,却是马云出名以来所无法比拟的。为了应对马云那天炮轰“银行是当铺思想”的宣言,国家出面进行“四合一”的组合拳约谈,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这都是堂堂国字头国家权力中枢。


与此同时,媒体连珠炮一样发表评论。光明网:《马云的问题不是张冠李戴那么简单》。证券时报:《不能简单地把监管对立化》。经济日报评论:《金融和资本市场的监管必须与时俱进》。新华社的评论更是锋芒犀利:《话不可随口,事不可随心,人不可随意》。


特别是新华社评论里有一句十分明快的语言:“毁掉一个人的最快方式,就是让其随心所欲”。“你以为随心而行是一种自由,但结果却成了自由的束缚”。


早在去年,《人民网》就曾经以党的重要媒体的身份发出警告:“没有所谓的马云时代,只有时代中的马云”。这就等于向当事者警示,任何人都不可把自己的价值估计得超出价值本身,甚至超乎于国家之上。你不是救世主,你再有本事,也不过汪洋大海的一滴水。记得早在几年前,借助“明天系”的资金支持,赵薇、黄有龙夫妇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的割韭菜时。证监会一怒之下,对他们以禁入市场五年加以处罚。马云慌忙与赵薇切割,结果赵薇以母亲魏启颖的名义持股市值达到五亿元。这分明把证监会当了猴儿来耍。类似赵薇这样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最后坑害的是老百姓和国家。


这些年来,马云的确成了一个神话,面对满街都是支付宝的二维码时,我们都在狂喜,都在为此自豪和骄傲,但是谁也没有做这样的思考:这只蚂蚁是否涉嫌垄断,是否妨碍了竞争?我们是否糊里糊涂把他当成了救世英雄?为什么有史以来各国政府对垄断特别警惕?因为垄断影响了竞争,一个巨无霸的垄断对一个国家和老百姓都巨大的灾难。


是的,许多事情近些年来的确让我们看得目瞪口呆,比如满大街奔跑不息的“外卖”、“我饿了”等等,还有摆满街头的小山一样的快递物品,在家里退休的老人们着拐杖一趟又一趟帮孩子取快递,好像社会一瞬间发生了什么。面对此,有谁想过,我们习惯多少代的那些大型百货商场已经关张歇业,一个庞大的行业正在消失中,有一个群体已经丢失了饭碗,而这个过程,巨大的资本像流水一样流进马云等一些资本家的腰包。


这到底是借助改革旗号的创造的一种社会进步呢?还是资本家的又一种盘剥百姓的让老百姓看不见的新手段呢?如果是进步,国家本来的秩序在哪里?谁又对他们的行为进行监管呢?种种问题,使整个社会处于彷徨之中。


如果你不问青红皂白对马云批评了,反对了,弄不好给你扣上个落后保守的罪名。


社会静静地在观看着这种潮流的涌动。是福是祸只有等着未来来证明。


就在这样一种喧嚣中,一种神话在悄然流行,那就是马云神话。人们把马云吹的神乎其神,好像马云不仅是社会偶像,而且成了救世主。


马云神话的核心,就是三个字:挣快钱。在这个明确目的指引下,于是拼多多、阿里巴巴、美团等等便开始潮水一样的在大中国流行起来。于是特别能吹的万达、特别能忽悠的贾跃亭、喜欢装神弄鬼以为自己真是外星人的阿里、靠侮辱国民智商发家致富的拼多多,充斥各种低级趣味的抖音、快手,像蝗虫一样满大街奔跑的“饿了吗?”“美团”等。这些外卖大军用极其低劣的地沟油食品忽悠和欺骗着我们追赶时尚的青年们。于是,我们的地铁车厢里,我们城市街头,我们能看到的所有聚集人群的地方,几乎不论年齡,都在津津有味的拨弄着那些毫无内容充满低级趣味男欢女爱的抖音视频,浏览那些五花八门的小道消息。这哪还有一点注重科技发展的模样,这已经远离了文明发展追求知识和进步的要求。这一切标志着我们整个国民,都成了那些“挣快钱”的黑心资本家们的手中玩物。


一个社会处于这种状况又不自知,那便是一种危险状态。因为这些“挣快钱”的始作俑者,不是在创造财富,而是在流通领域编着法儿在掏老百姓的腰包。这种理论最大的危害,是大大助长了整个社会特别是青年人的投机心理,不必去思考创新,不必思考什么诚实劳动,能想个马云那样的点子,就可以赚钱,于是,全社会的投机狂热已经弥漫整个社会。有一点可以让我们思考的是,今天我们回过头来想一想,为什么在对美国的贸易战中,我们显得那样吃力呢?为什么美国人一块小小的芯片,就几乎可以让我们处于窒息的边沿呢?没有别的,因为我们相当一部分企业家,不是在为国家为人民创造财富,而是运用他的聪明才智在为自己“挣快钱”,在从各方面做当世界首富的精神准备。马云便是代表者。我们不否认马云的某些创造有一定的进步意义,但是切不可忘记,你是为大众为国家还是为自己。这一点,老百姓越来越觉得不是那么相信某些信誓旦旦的言论。


这些“挣快钱”的始作俑者,为什么在我们自己的国土上屡屡得手,因为他们利用的是中国老百姓的一种心理。什么心理?喜欢买卖东西,喜欢买便宜东西,喜欢网络上一些道听途说的八卦故事,喜欢那些低级趣味。而这些,都是抖音、快手、拼多多的操控者拿手强项。不信,你在网络上弄一个低级趣味的三级片、擦边球之类的东西,再弄一个高扬时代主旋律的革命历史题材作品,让两者竞争,我可以大胆说,百分之百竞争不过前者。那么你能说那些低级趣味就是好东西,就符合百姓需求吗?那些革命历史题材弘扬高尚道德的东西百姓排斥社会不需要吗?绝对不是。抖音、快手、拼多多的资本家们,就是这样操作的,利用的就是这样一种社会心理,把整个社会操弄于股掌之中,然后钞票如流水般的尽入自己囊中。


利用年轻人的这类消费心理,据可考消息披露,蚂蚁的企业贷仅占百分之二十,消费贷占了百分之八十,而消费贷的绝大多说是没有挣钱能力的在校大学生,年轻人在消费新方式的美名诱惑下,成了蚂蚁最完美的收割群体,如果当老板的爸妈能够买单,这是幸运的一族,但是如果爸妈是打工族,无法替自己还贷,那就惨了。无可奈何之下,有的学校的不少学生甚至走上出卖自己的不归路。我们的校园,如今多少奇奇怪怪的事情正在发生。


让我们庆幸的是,在这类神话流行时,作为一个伟大的民族,有更多的人保持了清醒。比如华为的任正非,他就坚定不移的认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想自强自立,最根本的是要靠自己,靠自己的自力更生和自我创造,要在实业领域开批自己能够可持续发展的崭新天地,而不是凭着投机取巧。中国有道德有情怀的企业家不能有能捞一把就捞一把的心理,不能专门瞄准国民的低级趣味,赚那些不该赚的昧心钱。比如,像中兴一年的科技研发投资才十个亿都不到,在风浪面前几乎翻船,与华为一年数百亿的科技研发投资相比,这该是多么巨大的差距啊。还有像格力的董明珠,坚信在科技研发领域的创新和投入,靠事业自立自强。这样的企业,才是我们民族的希望。马云炮轰银行当铺思想的宣言,说明他自己已经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才能,你马云凭什么这些年能够呼风唤雨,能够享誉一时,那是因为国家给你提供了一展才华的平台。任何人都必须置于国家和人民的监督中,人家说你是外星人,你别以为真的你是从银河系某个行星飞来,有什么拯救世界的绝妙才华,飘飘然不能自己。你以为自己不可一世,你可以向国家权威挑战,四部门的约谈,从一定意义上代表的老百姓的心声。有几点恐怕你心里是清楚的:淘宝的推出无疑在扼杀中国很多产业的创新能力。大批的商店、服装店、工具店、数码城、商场已经关张歇业,很多营销员、推销员已经下岗。一个产品卖得太便宜没有赢家,卖的多而又不赚钱的企业是极不道德的企业,而你正把中国商业引向这样一条不归路。有人说马云不要变成了“蚂蝗”。这句话说起来有点难听。可忠言逆耳,你是一名共产党员,你还是听劝为好。


还有,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前些年你倡导把九月九日作为国际酒水节,九月九日是我们包括世界人民敬仰的领袖毛泽东的祭日,对此中国老百姓是愤怒的,怎么想的,恐怕你自己清楚。(本文为解放军报文化部原主任陈先义老师授权发布的原创首发,欢迎转发分享支持。)


打印预览
关于众攸网| 众攸招聘|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供稿服务| 网站声明
众攸网     版权所有 © 1-- 2020
    上海陆家嘴上海中心29楼     021-66111135,18516111135     
沪ICP备19035784号
Powered by :